鉛山:查處一起“私車公養”問題

來源:江西省紀委省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:2020-01-03

  “我私車公用,總感覺自己付出了不少,偶爾夾帶一點私人費用報銷,數目小也沒人注意,漸漸的思想就麻木了,是我鬼迷心竅,鉆了公家的空子……”這是鉛山縣湖坊鎮國土所所長周某的檢討書中的一段話。

  此前,該縣本地網站論壇上出現了一條“實名舉報鉛山縣干部違紀”的帖子,反映該縣湖坊鎮國土所所長周某有“私車公養”等問題,鉛山縣紀委監委高度重視,立即成立調查組進行核實。

  “鎮里離縣城50多公里,之前所里沒有公車,往來工作都是開我的私家車,我只是報銷部分油費和修理費,這不能能是私車公養吧……”面對調查組工作人員,周某一開腔,就略顯委屈。

  周某的同事也證實了這一說法,2016年之前,湖坊鎮國土所工作人員下村開展工作、到縣城辦事、出公差等,經常會用到周建峰私家車。

  私車公用,私車產生的燃油、維修等費用由本單位報銷,且經全所工作人員同意,看似合情合理,但事實果真如此嗎?

  “這些油票的開票地點多為鷹潭市、撫州市,這距離可不近啊,土管所的業務范圍這么廣嗎?”調查組工作人員小萬在查閱周建峰差旅費報銷票據時提出了疑惑。

  調查組立即核對所有票據,發現2010年至2016年,周建峰曾多次在鷹潭和撫州等地加油,報銷的過路費和油費金額累計高達13000余元。

  “這些差旅費,你還有印象嗎?”調查組再次找到周某。

  “這都是出差的時候加的油啊……”

  “因何事出差?是否有同行人員?”

  “時間太久,我記不清了……”

  談話陷入僵局。

  “聽說有個親戚在撫州是吧?”這時,調查組組長張志仁冷不丁問道。

  周某神色一頓,緊張了起來,支支吾吾道:“是……是……你們怎么知道!敝芙ǚ逄痤^,望著張組長。

  “我們是充分掌握了情況才來找你,找你談話是給你機會,希望你能實話實說,別再欺瞞組織!睆埥M長趁熱打鐵。

  周某緩緩低下頭,一番冷寂過后道出了實情:“哎,千不該萬不該,我開車去撫州探親,把途中產生的油費和過路費夾在公務用車費用中一同報銷了!

  突破口一打開,接下來的談話就順利多了,周某不僅如實交代了自己因私到撫州、南昌等地違規報銷油費和過路費13427元,另外還主動交代了自己在工作中以公謀私違規報銷油費和修理費13400元的違紀情況。

  同時調查組還查實了周某其它違紀問題。2019年11月22日,經鉛山縣紀委常委會研究決定,給予周某開除黨籍,降低崗位等級處分,收繳違紀款,并在全縣通報曝光。(鉛山縣紀委監委)

同花顺配资